偏执而疯狂的苦行之路

作者 添加时间 2011/12/9 点击次数 6279

 重症医学年会终于闭幕,下午我是坐在广东厅坚持到最后的,说实话,无限地眷恋与不舍!虽然连开三天,而且中午就那扒几口饭的休息时间,有点像当年考研辅导班的疯狂,商志的传奇。呵~谁叫你是学医的呢,还搞ICU,听管主任作报告时说的,有一药商对他说,你们这帮ICU的,都是疯子,从早上八点,中午不怎么休息,一直到下午六点,这哪是人干的活。没错,我们平时就是要这么干的,值班不就这样吗,遇到连续的抢救,棘手的抢救,晚上都没怎么睡。回来的时候,昨晚值班的告诉我,昨晚收了三个病人,就睡了一个小时,但她上午还是来听了两个多小时的课,这不是疯子是什么,都是疯子。总的来说,这次年会收获很大,能让我以后的专业学习有点启发,有个努力的方向。

      最近开始轮科,算是疯狂地学习了,前两个月在自己科里,每天回来,扒完饭,马上跑去自习室或图书馆看书,看完机械通气看CRRT、看营养支持,看完专著再看教科书,恶补了一回十全大补汤,算是心里有了点水墨。
      平时再忙碌,只要有闲着的时候,总想要读读人文哲学的书,还好,以前买了一堆的书,就堆在床头,比如读读Elliot Aronson的《The Social Animal》,认   清一些社会心理学现象,也是一个认清自我的过程;翻看吴阶平的《协和育才之路》或白洪波的《研究生是怎样炼成的》,总能激励我要不断去努力、去学习;读《住院医师日记》《心血管科日记》,学习一些典型或不典型的病例,提醒自己临床一些常见的处理及注意事项,希望日积夜累,以提高临床的诊断思维.......之前,我以为,自己这样做,算是充实了,不错了。但年会过后,我觉得,还远远不够!!科研呢?文章呢?专业英语呢?

    我知道,现在是万里长城第一步,谁叫你读医呢。医生的成长,本来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正如郎景和教授在《青年医师成长要关注6件事》中所说,“五年、八年,做学生,硕士、博士都是做学生;然后当了住院大夫,实际上是学徒。等到当了主治大夫以后,才可以成为一名独立医生。还要做若干年,我估计大概是10年,可以成为一个比较成熟的医生。十年磨一剑!所以读书也好,读研也好,实际是你在蛋壳里吸取营养长大而已,必须脱壳、蜕变,才能成熟、飞翔”。我需要的是,跟这帮围着我的蚊子一样,不断地吸取营养,打死我也要吸!

    学医,本来就是一条需要偏执需要疯狂的苦行之路!

    评论新闻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