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说文献”开篇絮话

作者 添加时间 2013/3/6 点击次数 3095

 

很多年以前,自己当时在德国的境况至少是颇多自由时间的,可以真正而便利地阅读那些梦寐以求的重症医学专业杂志和书籍,很“纯洁”地把看书之后“浅薄”的心得不受干扰地记录下来,尽管记录和整理的过程常常是费时费力的,占用了我不少本来可以和朋友们出门旅游和品尝欧洲美食的时间,但那是如此快乐和充实的。不仅如此,基于出国前后的种种“心路历程”以及在发达国家对重症医学的耳濡目染,总有一种自由表达的渴望和冲动,于是,这种“书生意气式”的个人膨胀的最直接成果就是我的那个 huangwei98博客(huangwei98.blog.sohu.com)的产生。

一晃眼,人已回到了现实,几年的时间就这样在指尖流淌过去,今后大概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能够让我重温当年“书生”的经历,个人博客经历了什么,体验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都成了过眼云烟,不过我自己确实真的很享受了一番因自己的这个博客而带来的不一般的经历。这些算不上很传奇的我的故事却也证明出一点:在信息互联的时代,无论是出自于由来已久的内心深处的悸动,还是出自偶打误撞的飞鸿一瞥,只要您能一直坚持发布,无论它是多么有特色还是多么无亮点、无论它是多么崇高还是多么渺小、无论它是多么缜密还是琐碎,你都会被和你一样秉持赤子之心的人发现、分享、交流和散播;而这个过程随着你继续的坚持而延续,于是你的生活、视野、圈子都会因此而产生多多少少的变化和提升。又因为如此,你也会不断根据不同的读者反映和互动去反思并验证那些从你生命小溪经过的那些人与事。这种正能量的出现就是迄今为止我觉得最应该告诉读者的,换句话说,这也是对自己一路走来的最恰当的总结之一。由此,我也要感谢那些因我的小小的付出而给我如此之多机遇的师长们,也要感谢一路过来始终默默支持我的“亲们”。

可是,重症医学毕竟是一个team work,即使不从医疗的角度,仅从医学资讯的分享而言,都早已不是孤胆英雄上演独角戏的年代——看多了互联网上那些流量惊人的欧美个人专业博客,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多数博主关心的其实并不是自己上传了什么内容,而更多关注的是读者留下了何种评论,为了某个有价值的评论经常要再单开一次专题讨论或者推荐——可见,就专业而言,每个写手的清者自清固然重要,但互通有无,交流互动更为重要;尤其重症医学本身就带有明显的时代进步的痕迹,是一种优势医学或者是医学优势的交叉融合的产物,而非稀缺到能独占一隅,自说自话。正因为如此,交流与沟通,至少基于自己多年博客写作经验而言,是让自己成材,也让专业获益的不二途径。也正是来自上述的感想,这次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的领导邀请我在学会网站建立“老黄说文献”的版块时,我没有过多的考虑就应承下来,一方面我要回馈一直以来老师们、大咖们对我的关爱,另一方面也是对我钟爱的重症医学贡献自己绵薄之力,这当然也是一种正能量的表达——无论我自己对专业的理解多么浅薄,多么不足一提,我也要抽出自己不多的时间做一件有利于学科的事情。

同时也谢谢那些提前知道这个消息,通过直接的问询或者透过微博对我鼓励并对栏目表示期待我的朋友们。不过,这里还是要事先声明一下,我自己对该栏目的具体走向和未来发展实际并未作出具体的规划,我只想从一个“草根”的角度出发, 对目前或者当下的重症医学文献体系中出现的我认为重要的,尤其是与临床实践密切相关的进展或者著作内容进行汇总,并且不仅从具体的研究结论,还要从方法学和实际意义上进行基于自己实际水平的剖析,以便于自己和读者的理解。显然,这种定位是一次“个体化”的实践,是基于老师和朋友信任之后的一次恣意的个人行为,因此如果出现了不必要或者莫须有的误解或者误读的话,我也会很坦然,会自觉自愿、文责自负地承担任何针对文献理解的争议,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对错别字和标点符号的纠正,呵呵。

当然,我自己是不会畏惧任何误读的,不仅如此,我会根据自己多年的文献解读以及实际临床经验敞开心扉地告诉大家我自己的体验,无论这些是真对还是假错:-)比如我会说到英语会话与海外交流,我会说到机械通气,我会说到胸片解读,我会说到血气以及电解质紊乱,我会说到抗菌药物的合理应用等等,具体说到什么取决于我们碰到了什么文献,换句话说,这次栏目我是想把它做成更人性化,更“八卦”、更轻松的一次小solo,这种情绪我曾经在自己的博客中表达过,因为我不想正襟危坐、假模假式去说一件我自血液里都热爱的行当。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兴之所致的随机拉来一个嘉宾,做成访谈形式的内容,让那些饱受新闻稿摧残的读者们享受一次愉快的阅读之旅。如果真的可以,那我想我们离真正意义的交流互动以及真正意义的个人提高就真的不远了。

那么,就把上述语言作为开篇语来告诉读者我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以后的内容究竟会不会贻笑大方我们只能忐忑的等待观望。

最后还是要感谢邱海波教授、刘大为教授、马晓春教授及学会领导的肯定和支持,当然还有我的领导万献尧教授的支持和鼓励;还有杜斌老师和席修明老师,他们是最早知道我的博客并广为推荐的伯乐。希望这次的栏目也能耦合博客一样交到更多的知心朋友,也更希望能共同进步,谢谢!

    评论新闻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